蓝冠-经典好文章在线阅读:有没有出轨解释不清。

当前的位置:蓝冠 > 原创文章 > 原创精选 >

有没有出轨解释不清。

2020-09-13 13:41:54 作者:bigwinner 来源:蓝冠 阅读:载入中…

有没有出轨解释不清。

  1,

  小雨时已经快半夜12点。

  她以为凌云已睡着,便轻手轻脚在他边上打开一床新毯子。不想刚躺下,凌云就坐起来,把所有的灯都打开,红着眼睛问:“说,你跟那老头儿多长时间了?”

  小吓了一跳。

  “什么多长时间了?”

  “你还不想承认?你是不是以为天下的人都是傻子?!我哪点对你不好?”

  小雨沉默

  天大冤屈,让她该怎么说呢。

  2,

  小雨今年32岁,用话说是“结婚困难户”。前年经人介绍认识了凌云。凌云这个人老实封建,轴。他对女人好起来十分铺张,要什么给什么,技巧没有,全是实惠。他最痛恨出轨,以前他说“浸猪笼”的旧习应该延袭下来。然对于男人出轨他也是相当痛恨的,他有个朋友婚后出轨导致离婚,他从此跟那人不再来往。他说要是男人结婚后在外面搞,逮到一个判刑一个,谁还敢乱来。他认为人就是人,不能像动物一样

  小雨对他的观点不全赞同也不全反对,他个性这样,她没啥必要去掰他。这种性格好处,能跟一个女人辈子过得温吞如水,尽享他的憨实。也有坏处,太认死理儿,跟领导同事兼容性低,没啥大出息

  小雨在婚姻观上没什么野心。她幼时一只耳朵失聪,长得也普通,碰到这么个男人,应当珍惜

  前两天还在谈婚论嫁来着,怎么会突然蹦来这出儿?

  凌云忍了一会儿,眉棱子都忍出杠子来。他连床也不上来,远远在门口问:“你说不说!我告诉你,你今天要不说我明天就给他查个底朝天!我今天晚上亲眼看到你跟那老头儿一起进的酒店!”

  啊。

  今天晚上。

  今天晚上她开车去火车站她姐,她姐出差回来,说约好了跟情人老韩见面。小雨又开车去接老韩。老韩有家,也不敢开车出来,怕停酒店门口被人看到,再说车里还有行车记录仪。小雨只能好人做到底把他们送到酒店。可昨儿她姐不让她走,说回来的票是她老公手机上订的,知道她是8点到,是小雨去接。前阵子她老公好像发现了什么似的,有点疑神疑鬼,她怕等会儿回去得晚,她老公直接把电话打给小雨问“能不能把电话给下你姐”,那不就完蛋了吗。

  小雨说那行,那我就在车里等你们。老韩觉得委屈她,认为应该给她开个房。

  小雨停车技术不好,这车子她才摸上个把月,还是她姐淘汰下来送给她的。她姐比她熟。

  所以她姐说:“那你俩先去开房,我去停车。”

  小雨就跟在老韩后面开房去了。

  就是这样。

  3,

  这让小雨怎么解释?凌云那么痛恨出轨,她难道说她姐出轨了,她去当过不止一百挡箭牌

  那凌云会不会觉得你姐都这样你能好哪儿去。

  这还是最好的结果,最坏的结果是,他怎么可能呢。他只会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是亲眼看到俩人进的酒店啊。

  除非让她姐出来解释。

  她姐怎么向凌云证明这件事?首先以小阳的性格,她怕丑,她有钱,她强势,她不会去跟一个愤世嫉俗的小男人讲“我结婚了还在和一个老头乱搞”;其次,她无法证明老韩是她的情人,他们又不拍床照,又不发过分的信息,他们没有给自己留任何把柄。

  小雨和凌云就晾在那儿,一个气得要死,一个无限尴尬。最后小雨只得说:“不是你想的那样。”

  凌云说:“那是哪样?!你当我瞎吗?!”

  还说:“其实我早就怀疑你了,你姐有自己的家庭,不用照顾孩子?你隔三岔五说跟你姐去逛街去吃饭去搞这搞那,哪有姐妹俩都成家了还一天到晚黏在一起的?你姐对你这么好,你一直拿她当挡箭牌你不内疚吗?”

  最后说:“呸!”

  4,

  凌云要走,小雨说房子你出了大半钱,你别走我走。

  凌云说那你走,钱我会还给你。

  小雨说我明天会给你解释。

  凌云说不用解释。我不想听了。

  小雨说我发誓我没有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

  凌云说你真把我当傻子?啊?人人都把我当傻子!

  这样吵下去不是个办法,小雨决定回家求助她妈。

  5,

  闺女凌晨三点开车回来,脸上阴云密布,把老人家吓得不轻。但到了这个地步,小雨得把事儿说清楚。

  老两口坐在那儿听她说——

  五年前她就发现她姐出轨,不是没劝过她,管用吗。反正说不动她,最后只能帮她。那个老韩她也熟,对她姐是真好。她姐夫同样是个好人……小雨也没办法,只要不眼睁睁看着他们婚姻破裂,她也算是做了一桩好事吧?最关键的是,这些年来她姐在经济上对她非常照顾。从她念大学起,生活费都是她姐在给。她的第一台笔记本电脑是她姐送的,她的第一双耐克鞋子是她姐买的,她跟凌云一起买房子时她姐也大方给了5万块钱。大她8岁的姐姐跟半拉妈差不多,她找学上、找工作、找对象,她姐都没少操心。

  那现在怎么办?

  老两口听得直拍心脏。

  “都不知道丑!”缓了半天她妈才蹦出一句话。

  小雨委屈得慌,什么叫“都”?她哪里丑了?换成别人能有更高的招儿把这题解了?

  “你就这样拖着行李回来了?”她妈又问。

  “要不还能咋办?”

  “明天我给你姐打电话!”

  “那她能……去跟凌云解释?”

  “明天打电话再说。”

  6,

  惴惴不安地等到上午,估计她姐上班了,老太太打电话给她。

  小雨上去把她手机拽下来,点了免提,搁茶几上。

  电话通了。

  老太太未语先颤抖:“你这个孩子呀……”

  小雨示意她赶紧说。

  老太太说:“你咋做这么傻的事儿呀……”

  “啥?”

  “你还问啥?你在外面乱来,成什么体统!人家大建对你不好吗?甜甜和豆豆不听话可爱吗?”

  大建是小雨姐夫,甜甜和豆豆是她姐的俩娃。小雨听着怎么像要跑题,她妈这偏心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得了?现在来求助的、无家可归的,明明是她小雨啊。她急得在旁边挠空气,她妈不理,小雨又拿手去挡手机屏,这才把思路吸引过来,小雨指着自己,卖力地动嘴型:“我,我”,却又不敢出声。她不好意思让她姐晓得她在旁边,她姐有恩于她,这些年来她在姐姐面前都是唯命是从的角色,这会儿显得是她跑回家告了恶状似的。她希望父母出头秉公处理。虽然到最后她姐还是会知道,但至少也别把她显得那么锋芒吧。

  结果不锋芒不行,她妈说起小雨,开始轻描淡写:“小雨跟凌云怕是要黄。”

  这口气,听起来跟上面的事儿不沾边儿一样,她就不能骂一句“你妹快被你害死了”吗?

  忍忍忍,也可能是自己太心急。反正她都这样了,她妈说也得说,不说也得说。

  她姐问小雨咋了,她妈简单说了两句。

  她姐问:“小雨跟你们说的?”

  小雨急急在旁边摆手。她妈噎了一会儿,只好说:“不是的,刚才你爸头疼,我给她打电话,听她声音不对头,我问出来的。”

  小雨递过去一个感激的眼神。同时也为自己的怂感到羞愧。

  怎能不怂,这个家里里外外都是她姐撑着在。所以也不能埋怨老人偏心眼儿。小雨清楚得很,这件事是她姐不在理她才能在“保大”还是“保小”里挤进个位置,如果是她干了不在理的事儿,二话不说得赶紧滚过去给她姐下跪。

  7,

  小雨的姐是个能人儿,估计在刚刚那通电话中听到她妈噎了一下,就已经明白小雨在娘家了。她发一条微信来:“下午咱妈家里见,我已请假。”

  小雨进自己房间独自郁闷去了。

  一种浓浓的爹不疼、娘不爱、男友是个大傻叉的感觉袭来,令人东倒西歪找不着地方靠。

  饭也没吃,终于等到她姐来。她姐气势恢宏,一进门就大着嗓门喊:“小雨!小雨呢?”

  小雨软塌塌地出来。

  “凌云咋说的?”

  “说亲眼看见我跟一个老头开房。”

  “咋叫他看见了?”

  “……”

  她姐把手包扔鞋柜上,自己往沙发上一坐,她太轻,沙发把她往上抛了抛。

  “我去给他解释呗?”

  “这能解释得清吗?他肯定会觉得是今天咱俩对好了嘴。”

  “这有啥解释不清的,解释不清就叫老韩来解释。”

  “他肯定以为是咱和老韩也对好了嘴。”

  “照你这么说还没办法了?”

  小雨不吱声。她觉得确实没办法了,搞不好就成了跑他面前自取其辱。但事情得解决啊,她脑子笨,想不出好点子,这会儿只能冒出她一惯的、傻不拉唧的表情,用笨拙的眼神示弱和求助。

  “要不然这样,”她姐说:“你当凌云,我当你,咱俩先演练演练。”

  小雨嗯了一声,突然之间,她大声问:“你怎么有脸回来?!”

  她姐吓一跳,但很快进入角色:“我回来不是跟你求和,是要告诉你,你错怪我了。”

  “错怪?我亲眼看到的还能有假?”

  “那男人是我姐的男朋友,你看到的那会儿正好我姐停车去了。”

  “那人家俩开房间你跟着去干嘛?”

  “我姐害怕她老公半途中打电话,就在对面给我开了个房间让我等着他们商量完事儿,最后还可以送她到家,她老公也放心些。”

  小雨有点演不下去了,还“男朋友”,还“商量完事儿”,原来她还是顾及脸皮的。真是。

  她姐见她不说话,以为自己说服了“凌云”,于是向她投来一丝“问题这不是解决了吗”的目光。

  小雨炸毛了:“编!接着编!”

  “我说的是事实啊。”她姐被打回原形。

  “你怎么证明?你今天是不是去跟你姐说好让她来做伪证?!你再去跟那老头儿说好让他也来做伪证?!看看你们家里的人,知道点羞耻不,好,就算你说的是真的,看你姐那样子,你又能好到哪里去!你姐夫不好?还是两个小孩不乖?知道珍惜家庭吗,知道怎么做人吗?!这事传出去了以后孩子怎么有脸上学?老人怎么有脸在老家混?”小雨气坏了,借着“凌云”的嘴呱呱呱把她姐骂了一顿,骂得舒畅,竟然有些忘形,没完没了。

  “你以为你谁啊?还值得我兴师动众来找人做伪证?你管得着我姐啥事?你爱信不信,给我滚一边儿去!”

  小雨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过了头。她说:“你要这么说那不就完蛋了吗?”

  “我平时就是这样在家里说话的!”

  “那是因为你好看、你瘦、你挣钱多,你耳朵没像我一样聋一只,我要是有你的条件,我也能找着姐夫那样的男人!”

  “你胖你矮你就得在男人面前当窝囊废吗?白费我给你交四年大学的学费!”

  “你这么不怕姐夫,你还要我给当什么挡箭牌?”

  她姐被一箭射到靶心,身子晃了晃,气愤地问道:“你今天是来教训我的是吗?!”

  老两口赶紧在里面劝和。这哪里是劝和的时候,明明应该是联合攻击她姐的时候。小雨眼睛瞪得很大,仿佛瞪大一点儿,眼泪就能吸回去。

  8,

  到了晚上小雨的姐才来服一点软,她说:“走吧,我去跟凌云解释,解释得清就解释。”她的后半句小雨听出来了,解释不清楚的话这个男人也没必要留,更不能闹大闹得她老公知道。

  小雨跟着她姐开车走。她姐在前面开,她在后面跟着。想着车子还是她姐不要的,她就憋屈得不行,想把方向盘卸下来扔了。

  到家后,凌云在床上躺着。

  看到姐妹俩进来,他磨磨唧唧地问:“你们都知道啦?”

  倒把姐妹俩问住了。

  凌云叹口气,说他找老韩打了一架。至于怎么找到的老韩,昨天晚上老韩上车的时候他就看到了,一路跟到酒店去的,所以知道他住哪个小区。昨天他一夜没睡,气不过,今天早上跑那小区门口去堵老韩,一拳下去把他鼻梁子打断了。老韩当即报警,结果俩人在派出所里才搞明白是怎么回事。

  小雨的姐听得脸色煞白:“然后呢?”

  “我打他之后,他叫我别走,他打110……等警察的时候,他还把她老婆喊出来了,他老婆又把他小舅子大舅子什么的都喊来了,结果……”

  “结果什么?”

  “他老婆知道了,反正是都知道了。”

  小雨的姐差点没晕过去。

  凌云赶紧说:“小雨我错怪你了啊。”

  还安慰她:“他们答应了不追究我的责任。”

  小雨的姐在旁边着急地问:“他供出我没?”

  “虽然没有,但是,民警问我小雨身份证号,我说了。他们家里人都知道了是她姐。”

  小雨的姐扶着椅子才站住。

  “那老头在派出所里也认了,但他说都是他自己的责任,是他骗你说他已经离婚,整个事情跟你没有关系。他们……后来又在派出所里打了起来,最后那个老头发誓说不再跟你联系,再跟你联系他就出门被车撞死。”

  凌云说话的口气很正常,没有抚慰在里面,只是陈述,甚至还有点儿振振有词。小雨的姐这才领教他的轴。但是还好她从恐惧中摆脱出来,她坐了一会儿,冷冷地告辞。

  凌云拍了拍床,意思叫小雨在他旁边躺下来。小雨先背对着他坐了一会儿,又在他的软话里躺下去,中间隔了一个人的距离。凌云把这个距离拉近,叫她不要不开心,事情都解决了。他还是那一副光伟正的腔调。好像是的,所有的事情都在这24小时里解决了,小雨对她姐的怨气也在那场拉练中吵了出来。所有人都在这荒诞中,得以解脱。

评价:

[匿名评论]登录注册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