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冠-经典好文章在线阅读:一个私生子的修养

当前的位置:蓝冠 > 原创文章 > 原创精选 >

一个私生子的修养

2020-08-12 12:07:15 作者:bigwinner 来源:蓝冠 阅读:载入中…

一个私生子的修养

  1

  老庞快不行了,作为私生子的庞辉,被正室顾兰请去就遗产问题会议

  庞辉到了以后才知道原来老庞除了他还有另外两窝私生子:一窝是一对兄妹,一窝跟他一样,是独个儿儿子。都比他小。

  不同的是,他们都有各自的妈陪着。唯有他,孤零一个。

  顾兰一脸风烛残年味道,尽管穿金戴银仍难掩老态。可见这些年跟层出不穷小三们斗法,着实辛劳

  但大婆可以不把小三放在眼里,却不能不把私生子回事,因为他们享有和婚生子同样的继承权

  这些年,作为私生子的庞辉,没有跟庞家有过什么牵扯,自觉地活成了一个隐形人,庞家的很多事一无所知

  比如他不知道老庞一辈子精明强势事业一言堂,从不让妻子插手。妻子也没什么商业头脑,纵有未雨绸缪,也不可能丈夫皮子底下转移财产,伪造债务什么的。如今老庞忽然倒下,连个遗嘱都没立,小三们携各自的孩子闻讯而来,个个虎视眈眈

  而顾兰连做准备功夫都没有,她改变不了被私生子分割财产的命运

  庞辉有点同情顾兰,尽管他也是她最憎恶的人之一。

  他原先还不明,为何顾兰会主动邀请他来——顾兰的儿子远在美国读书,少一个人跟他们母子家产不是很好吗?

  直到他到这群把贪婪写在脸上人才明白,敢情顾兰把他和其他私生子们归为一类了。

  她要一次性把问题给解决了。

  2

  在书房,顾兰跟庞辉说:“老头子还剩一口气,他们就急急地来分遗产,你也是老头子的儿子,所以我把你也叫来了……”

  “我不是他儿子,”庞辉打断她:“我是我妈一个人的儿子。”

  在顾兰看来,庞辉没有那三个杂种命好。他妈死得早,没人替他筹谋。少了靠山,也缺了贱人挑唆。真要论憎恶程度,顾兰对庞辉的敌意远没有那几位深。

  但不论恨意深浅,都是敌人。顾兰讥讽地一笑:“你嘴上不认老庞,他的遗产还不照样拿?你嘴上说得再好听,也掩盖不了你那婊子娘偷别人老公事实!这些年你确实没来碍过我的眼,那还不是因为你妈死得早?她要活着,你们比他们好不了多少!”

  这段极具侮辱性的话令庞辉对她的同情荡然无存

  他倏地起身:“你骂我没关系,但别骂我妈!我妈当年是被你老公给骗了,不你去查!”

  庞辉没说谎,他妈当年确实是被小三的。实际上她对小三的恨,丝毫不亚于这位被插足婚姻的正室。因为庞辉的外公当年就是被小三迷了心窍,抛妻弃女的。

  庞辉的外婆绝望之下投湖自尽,撇下庞辉的母亲一个人孤苦伶仃

  然而造化弄人,谁承想多年以后,出落得亭亭玉立的她,遇到了老庞那个巧舌如簧无耻之徒,生生自己变成了自己最恨的人。

  知道真相时候,她已经怀了庞辉七个月,原是要去引产,结果因为情绪太过激动,半路早产了。

  这么多年,他们母子统共也没见过老庞几面。每次老庞找来,她都避而不见,态度十分强硬。唯独面对顾兰打来的辱骂电话,她软弱得一句话也没有。

  庞辉那时候年纪小,不懂事,抢过电话就骂回去,结果却被他妈狠狠训了一顿。

  她郑重地告诉庞辉:“那不是你爹,他不配!你不要因为他有钱就去巴结他。就算他以后有遗产要给你,妈希望你不要拿。顾兰也不是我们的敌人,我虽然是被他骗的,但伤害了顾兰是事实。她骂我,我没意见。你以后要是见了她,客气一点。当然,妈希望你永远都不必跟他们见面。”

  3

  反正不管顾兰信不信,庞辉该说的都说了。他今儿之所以会来,是基于她母亲生前对正室的歉疚。

  “从知道他病危到现在,我还没去看过他一眼。我要真想分遗产,总不至于连这点表面功夫都不做吧?”庞辉说。

  想了想,他又加了句:“反正我不会要你老公的遗产的,我现在就可以给你签字。”

  顾兰觑了他一眼,没吭声。

  客厅里,那俩外室和他们的孩子早已等得不耐。

  那俩情人斗了半生,为了利益拼个你死我活。大到一套房子,小到一个包,哪次不是打得头破血流?如今她们为了各自的孩子能从大婆手里分一杯羹,一笑泯恩仇,联起手来对付大婆。可谓同仇敌忾,感人至深。

  她们来前咨询过律师,对什么财产转移,捏造共同务有一定了解,不等顾兰开口就先发制人,说既然老庞没有另立遗嘱,那遗产就得按法律规定来划分。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他们也不想闹到对簿公堂的地步。毕竟都是老庞的孩子,多少还得顾点脸面。他们要去老庞的公司查账,还要对他们现有的房产进行估算。顾兰若是不同意,她们只好联合起诉。

  她们一个个牙尖嘴利,滔滔不绝,梗着脖子为自己这一方造势。不以自己的身份为耻,反以能站在这里跟大婆对话为荣。

  连她们的子女也个个趾高气昂,寸步不让。好像这一刻就是比哪一方气势更足,哪边少说一句话就会吃大亏似的。个个眼里透着精明市侩的光芒,脸上一副“别把人当傻子”的神气。

  那对兄妹反复强调爸爸如何爱他们,而他们素来又怎样乖顺、讨爸爸喜欢。

  “爸爸上次从美国回来,给咱们带了多少礼物啊!还说等明年我哥成年了就给他买车,还给我买甲壳虫。前年爸爸去海南出差,就只带了我们一家三口。不信你去问张秘书!”她仰面向大婆示威:“爸爸有四个儿子,却只有我一个女儿,他亲口说他最疼我!要是爸爸还醒着,他绝对不会委屈我们。”言下之意,老庞如果立遗嘱,肯定会把大头给他们。现在依法分割遗产,他们已经是亏了的。

  少女的眼神目空一切,自信飞扬,一身的大牌更为她增添了几分气场。

  “我们堂堂也不错啊!”另一个赶忙摆正自家儿子的双肩,像出示展品一样把他往前推,恨不能临时雇个灯光师来打造舞台效果:“我们堂堂从小就是学霸,一路绿灯到大学。第一学年就拿了全额奖学金。你们问问他爸爸有多高兴?原本说好等他一毕业就让他管公司,现在……呜呜……”说哭就哭,颇有几分痛心疾首的样子。

  4

  说来说去,他们都爱爸爸,爸爸也都满意他们。不管他们是好是赖,都是爸爸的骄傲。他们之所以跳过司法,放下身段主动来找她这个正室商量,完全是看在老庞的份儿上,看在她大婆的面子上。

  此时此刻,谁还记得病床上吊着最后半口气儿的老庞?想他风光一世,潇洒一生,到头来谁把他放在心上?都不过冲着他身后这庞大的家业罢了。

  唯有庞辉,安静得如同局外人,自始至终没替自己说一句话。

  他既没有爸爸的疼爱,也没有母亲庇佑,没人承诺送他车,也不是什么学霸。因为太过安静,太不起眼,他完全被那两拨人忽略了。

  因为被忽略,他才注意到庞夫人的嘴角在微微抽动,举着杯子的手,因为过度发力而指节发白。

  庞夫人终于打断了他们,扯出一个不算好看的笑容:“行了,你们都说了这么多。别忘了,这儿还有一个呢!论资格,你们仨还得叫他一声哥!虽然人家妈不在了,那也是老庞的儿子。既然你们都要公平,那老庞的财产刨开我那份儿,剩下的你们几个平分才算公平。”

  空气骤然安静,所有人的目光齐齐投向庞辉,个个脸上一副“哪里冒出来的鬼”的表情。

  同是私生子,他们个个贵气逼人,穿的是阿迪耐克香奈儿,用的是迪奥兰蔻爱马仕。可这个浑身上下一个名牌都没有的穷屌丝,确定是老庞的种?他要真是老庞的亲儿子,老庞还能这么委屈他?别是个冒牌儿货吧!

  还大哥,拉倒吧!

  然而庞辉却根本不在乎他们鄙视的目光,他对顾兰说:“顾姨,您别给我脸上贴金了。我跟我妈一辈子穷困潦倒,一块钱恨不能掰成两半花。我妈到死连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都没有。我怎么会有这么些富贵逼人的弟弟妹妹呢?我妈死前交代过,第一,别把您当敌人。我妈说,再猖狂的外室,不管有没有不得已的苦衷,都是为世俗所不容的。猖狂得了一时,得意不了一世。”

  “你——”人群里立刻爆出不和谐的声音。有人气得牙根儿痒痒。

  “第二,我妈说我不是庞家人,庞家的财产跟我没有关系。我绝不会寡廉鲜耻地,”他眼扫那两拨人:“跟您打官司争财产。我不会去看您丈夫,更不会为他披麻戴孝。其实我早就改了我母亲的姓了。我现在叫陈辉了,顾姨。”

  众人惊呆,全都愣住了!

  5

  顾兰的注意力却放在了那一声“顾姨”上,他竟然喊了她一声“顾姨”,当着那些人的面。他说小三猖狂得了一时,得意不了一世!

  顾兰的心像受到了某种巨大的撞击,有些站不稳了。她苦撑了一辈子,和这些妖孽斗法,最不能输的就是气势。这一刻,她几乎动用了毕生的运筹帷幄和冷静沉着才保足了气势,没有倒下。

  却不想被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私生子的一席话,轻易破了功。她从他的眼神里捕捉到一种近似于鼓励的东西,他似乎在告诉她:“您才是正室。他们都是跳梁小丑。就算他们赢过了一时,也终究逃不过德道的批判。”

  稍后,顾兰猛然抬手直指庞辉的鼻子,怒道:“好,好啊!你还真有骨气啊!你跟你那个婊子娘为了立牌坊,真是肯吃苦啊!行!既然你说你不是庞家人,不认老庞这个爹,那就滚吧!是你说不要遗产的,咱们这么多人这么多双耳朵听着呢!你到时候别反悔!”

  庞辉看着好赖不分的庞太太,又好气又好笑。什么也没说,转身走了。

  刚出门便收到外地出差的女友的微信,问他情况如何。他苦笑着回复:“没分到财产,你要跟我分手吗?”

  女友立刻发来了三个哭脸表情:“呜呜呜,心好痛!还以为能发一笔财,能买衣服买包包连吃一个月麻辣小龙虾呢。泡汤了。咦,我说你几个意思啊?怎么,财产都没了你还想跑路?哪有这么好的事啊?”

  身后的客厅里,保姆问顾兰要不要开饭。

  顾兰对众人温柔地一笑:“老庞生前最大的心愿就是咱们所有的人能围着桌子吃顿团圆饭,他说那样才算圆满。你们说男人这狗逼玩意儿,怎么这么不要脸?得陇望蜀,无耻之极。当时把我气得呀,险些跟他同归于尽。现在他不行了,我反而没那么恨他了。咱们怄了半辈子的气,我也累了。不如在他临死前,满足他一个小小的心愿吧!待会儿吃完饭,咱们合影一张,让他临死前瞅一眼,也算你们尽了心了。”

  话音刚落,大家便齐齐地哭出来。一直念叨“爸爸最疼我”的女儿,哭得最凶。

  7

  就在当天,一起特大伤害案轰动全城。

  本市富商庞某的发妻顾兰,在别墅内宴请病重丈夫的情人及其子女,在饭食中投毒,致情人及其子女五人全部中毒。其中一位情人因抢救无效身亡,其余四人均出现不同程度的器官衰竭,情况十分危急。

  犯罪嫌疑人顾兰现已被依法逮捕。

  消息传出来时,庞辉正在面馆吃面,还是听面馆的人议论才知道的。他急急掏出手机查看,却发现手机不知何时自动关机了。

  很快又有新消息爆出,原来,原配的儿子已于一个月前在美国车祸身亡了。只是顾兰不知出于何种考虑,捂住了消息没有对外公布,仅有为数不多的亲友知晓。

  庞辉浑身发冷,打了一个哆嗦。

  顾兰的儿子没了,她唯一的儿子,支撑她走了半生的儿子,没了。她忍辱负重一辈子,跟丈夫吵,跟小三斗,被欺骗,被背叛,被羞辱,却依然死守着属于自己的阵地,她是为了谁?还能为了谁?

  儿子没了,丈夫生命垂危,小三们却斗志昂扬地领着她们引以为傲的私生子上门挑衅,要财产……新仇旧恨一起算,她动了这个疯狂的念头!

  7

  女友半夜赶回来的时候,庞辉刚从派出所录口供出来。

  警察问他:“你知道嫌疑人最后为什么没有留你用餐吗?”

  庞辉几度哽咽,说不出来。他想起顾兰叫他滚的时候,脸上的表情错综复杂,眼中莹莹似有泪光。当时只觉得有点不对,却没有深想。

  如果他能洞察她的意图,他应该会阻止吧!

  然后庞辉刚到家门口,一个白色的人影忽然从旁窜出,猛烈地撞上了他。

  不等他做出反应,那个身影便发疯一般对他拳打脚踢,随后他听到了女友歇斯底里地嚎叫:“你个王八蛋!手机关机一整天。老子以为你中毒死了。那新闻不清不楚不明不白的,老子以为里头有你!呜呜……我打不通你电话,包了车子从外头赶回来的……”

  庞辉心里一阵抽痛,眼泪掉下来。

  “你没事,是吧?她没有对你下毒,你好好的是吧?”女友对着他从上到下一通扒拉,每根头发丝儿都不放过。

  “亲爱的……”庞辉吻着她,轻声道。

  “嗯?”女友带着浓浓的鼻音,把好长一条鼻涕蹭他肩上。

  “明天陪我去看我妈吧!我想给她烧点纸。”庞辉哽咽。

  “嗯。”

  “是她救了我,是她一直在默默地保护我。我没有辜负她,我听了她的话,所以……”庞辉终于泣不成声。

评价:

[匿名评论]登录注册

【读者发表的读后感】

查看一个私生子的修养的全部评论>>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