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冠-经典好文章在线阅读:深夜一起吃过泡面的朋友,是能走下去的

当前的位置:蓝冠 > 原创文章 > 原创精选 >

深夜一起吃过泡面的朋友,是能走下去的

2020-06-12 14:45:13 作者:看理想编辑部 来源:看理想 阅读:载入中…

深夜一起吃过泡面的朋友,是能走下去的

  江湖传言,人一旦过了25岁,就不再憧憬完美爱情

  或许是现实中的狗血剧情了太多,或许是荷尔蒙开始了罢工,又或许是终于对自己和其他人类有了更深刻认识

  总之,懂得不再“问世间情为何物”,也算是一种不多不少的成熟吧。

  话说回来,人们向往情中最舒适状态,不就是无话不说,但又保持着适当距离挚友吗?

  爱情与友情相似又不相似,两者之间有时隔了一个宇宙,有时也仅仅是手背手心的距离。

  某个瞬间开始,我们不再会为玛丽苏吻戏猪叫,反而会因一些姐妹情深兄弟义气落泪。大概是已经知道,友情中细水长流羁绊,有时候比爱情中轰轰烈烈结合更难得。

  是啊,爱情难得,友情更难得。

  在这个个人主义横行的世道,我们不妨通过影像来回溯一下,那些让我们悸动的,闪闪发光的友情。

  01.

  机智的医生生活》:精英们的友谊

  

  ?医生能说的只有一句话,’我会尽力而为‘。”

  在亲密关系中,个体之间的平等维持感情必不可少元素。爱情如此,友情也是。

  第一季刚完结不久的《机智的医生生活》(以下简称《机医》)是韩国少有的季播剧,出自通过《请回答系列韩剧开辟出一片新天地的申原昊导演和李有静编剧之手。

  这对善于捕捉人与人之间的温暖的金牌搭档希望把《机医》系列打造成《老友记》式的友情赞歌

  从左到右:金隽婠,李翊晙,杨硕亨,蔡颂和,安涏援

  事实上,《机医》确实谱写出了《老友记》式的“都市成人童话”。

  在繁华的都市医院里,有着五名实力超群的医生——肝脏外科的李翊晙,神经外科的蔡颂和,胸外科的金隽婠,妇产科的杨硕亨,以及小儿外科的安涏援。今年40岁的他们是首尔大学医学院同学,有着20多年的友谊,又称“99年五人帮”。

  《机医》不是一部典型医疗剧,高潮不在手术台上,而在手术室外。

  医生与病患交往,医生与医生的交往,医生不在医院时的生活——作为一部将重点落在“人”而 非“病”上的医疗剧,《机医》舍弃戏剧冲突呈现观众院中少见烟火气。

  五个老友的日常,构成生离死别中最动人的那点烟火。

  老友间的饭局永远最有张力。在手术台前,他们专业冷静指挥着一切,到了餐桌上,这五人又有着明确的角色——隽婠和颂和负责狼吞虎咽,翊晙负责嫌弃吐槽,硕亨负责给妈妈带饭,涏援负责点单夹菜照顾所有人

  饭局进行一半,在争吵着谁把菜都吃光了、到底还要多点几个菜的时候,手机铃声此起彼伏响起,五人不约而同地放下饭勺,应答到“我就在医院附近,马上到”,然后一个接一个地匆匆离开

  被他人需要忙碌,以及能解决一切的自信,是藏在这些细碎日常中,最令人向往的成功与专业。

  精英老友们在医院外的生活,还有组乐队,这也是五人回到同一家医院的契机。

  五人帮的乐队排练是每集电视剧的固定“节目”,只要进入排练室,观众便知道他们不会被打扰。看着他们争吵谁唱得最好,如何阻止音痴蔡颂和唱歌,本周的电视剧也逐渐走向尾声。

  《机医》所筑建的世界和友情都美好得过分。要知道,一群大学好友不仅没有在各散东西后疏离,20年过去仍然步调一致,拥有相似的社会地位,这本身就是一种极度理想化的关系。

  “99年五人帮”闪闪发光的友谊,恰恰源自他们每个人自身的光芒。

  同样优秀的五人在不惑之年回到了同一家医院工作,散开是各个科室的顶梁柱,聚拢是一群打打闹闹的幼稚园生。《机医》为观众展现的不仅仅是医生这一职业的切面,它更为我们书写了一个事业友情双赢的都市童话。

  对于终日营营役役,挣扎在工作和人际关系中的社畜们来说,疲惫的一天过后,这群中年精英们的无公害友情,就是我们都想躲进去的精神乌托邦。

  这是我们想写,却一直没写成的诗。

  02.

  《浪漫的体质》:姐妹们的友谊

  ?“现在才刚三十岁,别伤感地回顾过往了,这很烦,等四十岁再说吧。不要回首过去,不要担忧未来,集中于下的危机吧——想吃泡面了。”

  爱情能留下许多深刻的回忆——从第一次牵手、约会、接吻,到第一次怀疑、争吵、分手......爱情的回忆总是具象且自带情绪,在我们的记忆中霸道地涂上了最显眼的颜色。

  不知道你是否算过,友情的回忆又占据了你的海马体多少空间呢?不得不承认,爱情的高光时刻因为各类文艺作品的渲染而在我们的人生中产生了额外的意义,而友情中的难忘瞬间,都以更百搭的色调,铺陈在我们人生的背景板中。

  在韩剧《浪漫的体质》第一集开头,就有着这样的台词:“我喜欢谈情说爱的电视剧,因为现实中都不会发生嘛。”

  显然,这不是一部常见的韩剧。只听名字,你可能会以为这又是一部只关于爱情的剧目,但它的精髓实则藏在像背景色般自然的友情里。

  《浪漫的体质》名曰“浪漫”,也的确与浪漫有关——它的海报上,写着这么两句话:“到了三十岁,你以为就变大人了?(서른되면 어른될 졸 알았어?!)”、“保证我们的‘浪漫’生存权!(우리의 멜로 생존권을 보장하라!)”

  在成人世界中寻找“浪漫”,是《浪漫的体质》的母题。

  但这份浪漫,并不局限于爱情。这份浪漫,同时存在于朋友之间,亲人之间,同事之间,以及,自己与自己之间。

  这部浪漫喜剧的导演,正是曾经创下票房奇迹的《极限职业》的导演李炳宪,擅长细致入微的生活观察以及独具风格的台词。虽然《浪漫的体质》有着传统的人物关系,但在角色性格,台词与剧情构造上颠覆了一切。

  《浪漫的体质》没有一条明确的剧情主线,故事只是三个女孩职场与日常生活的种种琐碎。

  步入三十岁的林真珠,李恩静,黄寒珠,彼此都是大学好友,见证了彼此的青春与放荡。

  毕业进入社会后,真珠成了被剥削的新手编剧,恩静成了出道即巅峰的纪录片导演,寒珠成了八面玲珑的影视营销人员兼单亲妈妈。

  她们白天在影视业的不同板块工作,夜晚回到同一屋檐下。三人既亲密又独立,互不干涉对方在家以外的生活,但只要回到家里,还是会边称体重边尖叫,坐在电视机前喝啤酒、扯皮、吐槽电视剧。

  在第三集中,针对真珠放弃知名导演的合作邀约一事,三位姐妹在沙发上进行了一番关于“我能不能说我不干”的深度讨论。

  《浪漫的体质》EP03;翻译:小玩剧

  恩静说:“我们这个年纪说不干这句话,不是应该更慎重吗?机会都会被皱纹夺走,年纪越大,机会就越少不是吗?”

  寒珠又说:“‘不干了’这句话算什么,居然说不出口。但是如果我不干,后面还有一百万个说愿意干的人。”

  真珠反省到:“是啊,我区区一个新人,怎么能轻易说不干?”

  话音刚落,恩静接到了一个让她上综艺节目的电话,她愤怒地说:“我不干!”;紧接着寒珠的儿子从房间出来,质问深夜喝啤酒的妈妈怎么还不减肥,寒珠愤怒地说:“我不干!”

  就这样,这番“劝干大会”以全员打脸告终。

  《浪漫的体质》就是由这些细碎的生活观察组成,它把生活放在显微镜下,温和地触摸每一道纹理的凹凸不平。

  真珠、恩静、寒珠的姐妹情深,不是帮忙追杀渣男前任,不是帮忙看娃,也不是为各自的爱情应援——

  而是在某个深夜,当一个人说要煮拉面,另外两人百般阻扰后,还是一起在饭桌上笑眯眯地吃了起来。

  有难同当,有肥同享,这样的友谊,无坚不摧。

  正是这些稀松平常,最能让人想起自己的那群猪朋狗友。

  我想不管是谁,大概都有过一群无话不说,随时撒野的兄弟姐妹。后来,我们可能因为学业、工作、爱情渐行渐远,我们不得不接受友情在我们的生活中变成了奢侈品的事实,但曾经在一起的谈天说地和间歇性爆笑,始终藏在底的某个角落,等着被想起。

  那些普普通通的瞬间,会在想点奶茶却凑不够运费的下午找来,会在想喝酒却没人一起失态的晚上找来,会在想作妖却约好了伴侣的周末找来。

  03.

  《四重奏》:Loser们的友谊

  

  ?“将喜欢的事情当兴趣,那倒是很幸福,但如果当作梦想,就会深陷沼泽。”

  理想的友情和爱情最相似的地方, 是当我们处于低谷,仍能从中寻找依赖和支持。

  这么说来,《四重奏》里四流乐手们的友谊,依旧可以治愈现实世界中不那么美好的人生。

  最初点开豆瓣词条发现《四重奏》的类型是悬疑时,不禁怀疑起来,这真的是写《最完美的离婚》的坂元裕二吗?直到某天晚上,缩在被窝里一口气看完头三集,果然,还是那个专治季节性抑郁的坂元裕二。

  《四重奏》显然是一部反类型的悬疑剧,围绕着主角四位提琴手的谜团,不是什么险恶阴谋,实则是他们各自的人生创伤。

  第一小提琴手卷真纪是一名主妇,她的丈夫忽然人间蒸发一年;第二小提琴手别府司是一名普通白领,也是名门家族里最没有成就的一个;中提琴手家森谕高年过三十五仍然打着散工,英年早婚又离婚,性格自恋而古怪;大提琴手世吹雀曾在儿时被迫犯下一起震惊日本的诈骗案,现在的她视大提琴为家人,梦想是住在被窝里。

  四人因谎言聚在一起,又在日积月累的相处中放下了谎言的包袱,成为了遇见彼此前没能成为的自己。

  从到达轻井泽的第一晚开始,事情就并不简单。关于吃炸鸡要不要挤柠檬汁,四人组恰好以两两相对的阵营把这个小团体一分为二。

  粗线条的别府和小雀毫不犹豫地挤下柠檬汁,龟毛较真的家森则指出这是对不挤柠檬的人的不尊重,毕竟炸鸡一旦被撒上柠檬汁就不可能变回原来的模样了。

  在“不就是个柠檬吗?”的对峙中,细致的卷提炼出冲突的核心,这不是口味的问题,而是有没有为他人着想的问题。

  一碟炸鸡,把四人的性格都显露了出来。卷是那个默默无闻,却总能带领甜甜圈跨出关键一步的人;家森要求最多也最为细腻,对所有人的心事都了如指掌;别府和小雀就是神经大条二人组。

  就这样,凹凸镶嵌的四个人在意想不到的时刻治愈着对方。

  卷对失踪丈夫的坚持守候,让别府明白了有些人消失后会比存在时更有存在感,弄清了自己对将要结婚的女性友人的心意。

  当失去父亲的小雀被卷带回轻井泽时,别府和家森做好了漂亮的圣诞节节日布置等候。

  当家森因为和前妻、儿子道别而哽咽,另外三人则悄悄地画了夸的漫画眼妆,为了不让家森尴尬;当卷执意离开四重奏,是小雀不肯放弃,提议最后再挽留一次。

  经历了各种各样的事后,四重奏停顿,又重启。他们依然想演奏,依然在演奏,依然演奏得很烂,依然只有别府会扔垃圾。

  在轻井泽的别墅小屋里,在一个个欲言又止的谎言之中,卷与过去的自己以及婚姻和解,别府学会了修剪对卷的执念,小雀连上了wifi又把它断开,家森的章鱼烧和“SAJ”(SAJ为“喜欢你”,“谢谢”,“开玩笑的”日语首字母)告白理论把四人帮的单相思齿轮转了起来。

  俗话说的好,男女之间哪有单纯的友情。但,不单纯又如何?重要的是如何看待和处理这份感情所带来的影响。

  虽然四人之间时不时会闪过爱情的影子,但它都作为一种更隐蔽的情愫,躲在友情的背后。因为他们深知,四人之间,没有什么比得上音乐,音乐是他们的开始和全部。

  尽管拥有音乐梦想的三流乐手就是四流,尽管他们知道成功永远不会到来,他们依旧要演奏,做一缕消散在空气中的白烟。

  坂元裕二的治愈,在四个四流乐手的鸡蛋碰石头中娓娓道来。

  大多数的人生啊,真的不会有那么多功成名就。大部分时间里,我们都是一颗鸡蛋,没梦想时还好,有梦想时就会产生和石头磕一磕的冲动,一不小心落个破碎的下场。

  如果鸡蛋还是无可救药地拥有了梦想,那么能找到愿意一起碰石头的其它鸡蛋,不就是这个梦想中最大的收获了吗?

  关于友情,加缪说,“不要走在我后面,因为我可能不会引路;不要走在我前面,因为我可能不会跟随;请走在我的身边,做我的朋友。”

  是啊,步履不停的人生路上,遇见步调一致的同路人,本就是一件稀罕事。即便我们的轨迹终将偏航,也但愿同行时的那些风景,我们都还记得。

  一个无关紧要的冷知识是,这三部歌颂友情的剧分别在不同的季节播出。《机智的医生生活》在初春,《浪漫的体质》在盛夏,《四重奏》在深冬。

  三部剧里的三群好朋友们,在不同季节的细碎日常中,拼凑出友情最朴素,也最理想的模样。

  愿你的人生四季,都被这样的友情包裹。

  配图:《机智的医生生活》《浪漫的体质》《四重奏》

  撰文:林蓝

  监制:猫爷

  转载:请微信后台回复“转载”

  商业合作或投稿:

评价:

[匿名评论]登录注册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