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冠-经典好文章在线阅读:外婆失踪一百八十八天

当前的位置:蓝冠 > 情感文章 >

外婆失踪一百八十八天

2020-01-07 07:28:06 作者:余言 来源:读者 阅读:载入中…

外婆失踪一百八十八天

  1 外婆失踪的第三十天,在精疲力竭漫长寻找后还是一无所获大舅小舅他们终于绝望了,外婆像是从人间蒸发一样,彻底地失去了踪迹

  外婆在的时候,他们并不珍惜外婆,然而当外婆离开之后,他们才发现空荡荡的。原来个人自己是如此重要

  外婆年轻的时候就啰唆,年纪大了更加啰唆。两个舅舅相互推诿着,不愿意把外婆接去一起生活。外婆总是一个人生活。

  那一天她像平时一样出门上街买盐,回时走错了方向找不到回家的路,就此失踪了。平时被大家所遗的外婆,在失踪之后,每个忽略她的人才忽然意识到她的存在。于是全家出动,到处搜寻,贴寻人启事,在县城电视台广告……用尽了一切办法,却一无所获。

  持续了整整一个月,对外婆的寻找暂时告一段落

  生活还要继续,大舅妈表弟继续出门打工,我也返回了长沙。大舅留在家中,得空就和小舅一南一北出门寻找外婆,顺便沿路张贴寻人启事。我们每家各出了一万赏金,总共三万,不时会有人打电话过来提供消息。刚开始时,两位舅舅听到消息都会兴奋地赶过去,却发现流浪老人并不是外婆。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不管何时何地,只要接到提供线索的电话,无论多远,舅舅们都会立刻动身前往。尽管一次次失望,却依然一次次怀抱希望

  平时,外婆看见什么就会念叨什么,大家向我妈妈抱怨外婆像《大话西游》里面的唐僧一样啰唆,让我妈劝劝外婆。

  妈妈遵从大家的意见,去劝外婆:“妈,以后别那么啰唆了啊,大家都不喜欢。”

  外婆沉默了半晌,神色怅然下定决心:“好好好,我以后少说点儿话。”

  一次雨后,她一个人走在乡村小路上,看到路边一个废弃的用来蓄肥的粪池里积满了水。由于土壤肥沃,池底和四周都长满了茂密的长草,如果不注意看,根本不会有人注意到。外婆停下了脚步,蹙着眉自言自语地说:“这个粪池怎么还没回填,太危险了!”

  她颠着小脚去了小舅家。小舅家院子里堆着很多木板,她要求小舅拉点儿木板去把粪池封住。小舅挺不乐意地说:“妈,那个粪池又不是我们家挖的,这不是多管闲事吗?”

  外婆不依不饶:“不行啊,必须得填上,要是有人不注意,掉进去多危险啊,那可是要出人命的!”

  小舅被她在耳边反复念叨得没办法,拉了几块木板架在粪池上。外婆从上面走了一下,确定稳固,才点头表示满意

  从那天起,外婆又恢复了啰唆的状态。大家一致认识到,要求外婆不要啰唆,她最多只能坚持一段时间,而压抑之后的反弹更加让人觉得恐怖,所以也就没人敢要求她少说了,由着她像平时一样啰唆。虽说有点儿烦,但只要忽略她的话就好了。

  没有人意识到,当忽略一个人讲的话时,其实就是在忽略这个人。有时候外婆讲了半天话,大家依旧各忙各的,根本没有人听她讲,她的脸上总会闪现出一些失落神情。但根本没有人在乎

  大舅和小舅相对无言地坐了片刻,看着空落落的院子,轻轻地说了一句:“真安静啊。”

  小舅眼眶一红——往日总是嫌吵,然而当房子里真的安静下来,却又显得那么空旷,仿佛心里也空落落了。

  院子的木门响了一声,小舅妈走了进来,看见两个男人蹲在那里,说道:“哎,找了你们半天没找到,原来在这儿。都什么时候啦,饭好了,赶紧回家吃饭。”

  小舅“嗯”了一声,依然沉浸在伤感情绪中没有起身。

  小舅妈有些不悦:“人都不在了,你还在这房子里面待什么待!就你哥儿俩每天费着劲地想找人,家里也不管,也不看看日子都过成什么样了!要我说,她走丢了更好!省得每天啰唆烦人,还不用伺候她养老送终!”

  “闭嘴!”小舅怒吼一声站了起来,抽了小舅妈一个耳光

  小舅妈捂着半边脸,呆呆地看着小舅,一时间有些蒙了。自从嫁给我小舅以来,小舅一直对她言听计从,平时她嫌弃外婆,不给外婆好脸色看,小舅也不怎么管,现在他居然动手打她了。

  “那是我妈!我只盼着她还活着!你要是再敢说这种没心没肺的话,就给我滚!”小舅丢下这句话,摔门而出。

  每个人都那么渺小世界少了谁都能够继续运转。生活还要继续,经历了最初的激烈动荡之后,日子也渐渐地平淡下来。

  往年过年的时候有外婆在,一家人在一起都热热闹闹的。然而今年过年,大家围着热气腾腾火锅,却没有人说话,只能听到锅里汤烧开之后咕噜咕噜的声音

  春节过后,小舅接了一单生意,要送货去邻县一个小镇,小舅自己开车去送货。

  农村的小镇隔几天赶一次集,每逢集日,整个村镇的人都来到街上,挤得人山人海摩肩接踵

  小舅的小货车陷在人群中走不动,他坐在车上,视野开阔。他百无聊赖地看着街头的景色和人群。

  街道尽头,一个老人拄着拐杖沿着街边一路走来,身上穿着知道从哪找来的棉衣棉裤,外面还套着层层疊叠的衣服,手上端着一个碗,每经过一个商摊,她就伸出碗乞讨。经过一个早餐摊的时候,老板给了她两根刚刚出锅热腾腾的油条。她把一根放进碗里,另一根拿在手上吃。她仰头看着太阳绚烂阳光洒在她的脸上。她十分享受地微微眯着眼睛光芒落在她苍老面庞上,是那样温暖和清晰

  在小舅看清她的脸的那一刻,浑身战栗——那是他的妈妈,他寻找了半年之久的妈妈!

  他打开车门跳了下去,在拥挤的人群中狂奔,如一条逆流而上的鱼,他撞开了人群,碰翻了路边摊。周围的人不满地叫骂着,看见小舅不停下来道歉只顾向前跑,身后一群人追着想要拦下他。刹那间街上乱成一片,但小舅根本顾不上身边的其他人、其他事,他的眼里只有外婆,他怕一旦让她从视线中消失,就再也找不到她了。

  “妈——妈——”他竭力地大声疾呼

  外婆听到了熟悉的声音,茫然四顧。忽然一个身影冲到了她的身前,紧紧地抱住了她。

  身后一群追着喊打的人都愣住了——那个老太婆在这条街上乞讨有段时间了,大家都见过她,看她年纪大了可怜,多多少少都施舍东西给她,本来以为她是个年老丧失劳动能力出来乞讨的老人,现在这架势看来,她是走丢了终于被家人找到了。于是先前还在愤愤不平喊打喊杀的人都不再计较,围在旁边看起了热闹。

  良久,小舅才松开了外婆。外婆抬起脸庞,茫然地看着眼前的身影,迟疑了片刻,她终于认出了自己的儿子,哆嗦着嘴唇喊出了他的乳名:“大桥……”

  “是我,妈,是我……”小舅泪流满面

  “妈,我们回家。”小舅牵着外婆的手,一如小时候外婆牵着蹒跚学步的小舅的手。

  那一天,是外婆失踪的第一百八十八天。

  为了避免外婆再走丢,舅舅们决定不再让外婆独自居住。但外婆舍不得她侍弄了一辈子小菜园,不肯搬到舅舅家去。最终拗不过她,小舅把自己院子里种的花花草草拔了,建了一个小菜园,才哄得外婆搬了过去。

  两个舅舅又去了一趟那个小镇,挨家挨户感谢那条街上的人家谢谢他们在那个寒冷的冬天,对一个老人的施舍和关照。也正是那些不经意善举,才让外婆吃饱穿暖,挨过那个寒冷的冬季。

  今年过年的时候,我去给外婆拜年。

  “外婆,过年好。”我向她拜年。

  她微笑地看着我,没有叫我的小名,很明显是没有认出我,但回应着我说:“过年好。”

  小舅妈微笑着解释:“你外婆现在年纪大了,已经完全记不起来人啦……不过她心里其实一直记挂着你们呢。”我看着舅妈,她脸上笑容平和温柔大方,一点儿找不到以前对外婆百般嫌弃、尖酸刻薄感觉了。

  阳光照在身上暖暖的,让人昏昏欲睡半梦半醒间,忽然我听到了喃喃自语一般的声音,那样轻柔

  “小言……不知道小言好不好呢?小言的妈妈呢?”

  我睁开眼睛,原来是外婆在自言自语。她依然是一个啰唆的老太太,念叨的却是我们的名字。就算她老得已经记不清我们的模样了,但依然在心里记着我们。这是一个老人最深沉

  不知不觉间,我已经泪流满面。

  谢谢上苍,让她离开我们一段时间,让我们意识到她的重要,在我们懂得珍惜之后又将她还给我们,让我们看见这世上的善良美好,以及历经时间消磨依然坚韧的爱。

  (明 霞摘自航一文化出品《在这善变的世界里,我想和你看一看永远》一书,何保全、于泉滢图)

评价:

[匿名评论]登录注册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