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冠-经典好文章在线阅读:经典短篇:丑娘

当前的位置:蓝冠 > 情感文章 >

经典短篇:丑娘

2019-10-14 08:32:13 来源:洞见趣闻 阅读:载入中…

经典短篇:丑娘

  内容来源:吴国丽,图文综合网络

  1

  娘病危了。

  爹给城里上班的三个儿子打了电话:“你娘怕是不行了,回来看看吧……”

  儿子们都拖妻带子地赶了回来。

  娘闭着眼躺在她自己的炕上,那个常年戴着的帽子放在枕边,一头白发披散着垂到炕沿外。

  大儿媳妇一脚在门里一脚在门外,掀着门帘的手停在了半空,不知是进还是退,二儿媳妇和三儿媳妇看见大嫂停住了,也跟着站住了。从掀起的门帘下往炕上瞟了一眼,两个人脸色齐刷刷地白了,不约而同地倒吸了一口凉气,冲着身后的孩子们低声喊道:“出去,出去。”

  娘真的只有半张脸。

  先进屋的儿子们也愣了。

  从他们记事起,就知道自己的娘丑。娘丑,丑在只有半张脸,丑得整天戴着个帽子,帽子四周垂着纱巾,连他们也看不见娘的脸。娘吃饭睡觉都在自己的房间,从来不出院门。不出院门的娘还是丑,丑得村里孩子总是骂他们是丑娘的崽子。为了这个,他们没少和那些孩子打架,一在外面打架,他们就能听见娘在房里哭。娘不说话,娘不会说话,娘只会呜噜呜噜地喊。娘哭也不能像二力他娘那样扯长了音清清亮亮地哭,娘哭的时候呜呜的,像是喉咙里堵了石头。听了这哭声,哥仨的心里也堵了石头,直到长大进了城成了家,这石头才搬了出去。

  2

  娘再丑也是娘。哥几个上学了,娘缝的书包针脚密密实实,翻过书包盖,里面还用丝线绣着他们的名字。新发下的书,娘连夜用牛皮纸好书皮,在书皮上端端正正地写上他们的名字,再放在枕头底下压一宿,第二天上学,这板板正正的书皮便让同学羡慕得回家直埋怨自己的娘手太粗太笨。娘疼他们,虽然不和他们说话,他们却喜欢和娘说话。他们说,娘就一边听,一边忙着活计,或是灶上的,或是园子里的,或是缝补洗涮上的。如果放学晚了,一到院门口,哥仨保准看到娘站在台阶上像仙鹤一样伸着脖子,那纱巾便仿佛短了一些,露出一截衣领

  爹对娘好,爹管着院外的活计和人情往来,还得管着院里柴米油盐。娘对他们哥仨脾气好,对爹脾气却不好,总是呜噜呜噜地和爹嚷,爹的脾气却出奇的好,什么都由着娘,连说话都得看着娘脸上的纱巾说。有几次夜里,他们被娘的呜噜声惊醒,打开灯,看见爹讪讪地回了屋,脸上几道抓痕格外显眼,“你娘屋里进野猫了,我去帮她赶赶”。迷迷糊糊的他们便重新躺下,谁也不去想野猫什么时候怎么进了娘的屋。

  三个儿媳妇谁也没见过婆婆长什么样,只听说婆婆只有半张脸,便偷着问自己的丈夫是真是假,丈夫也不确定,再问,丈夫便阴着脸不吭声了。孙子孙女们也没见过奶奶长什么样,可是他们小时候被子衣服奶奶没少给做。他们从小就被妈妈教育,奶奶长什么样的问题是不能问的,奶奶的帽子也是不能碰的,为这,孩子们既盼着让奶奶抱又怕让奶奶抱,所幸奶奶从来都不抱他们,这让他们觉得自己的奶奶果然与众不同。倒是爷爷,一见了他们就高兴不得了,但只要他们一动奶奶的东西,爷爷就不高兴,这让他们对奶奶又多了一点怨气,但这怨气一转身就被忘了个干干净净。

  3

  三个儿媳妇有时凑到一起感慨“咱们什么时候能修来婆婆这样的福分,能让老公这么护着”,叹息之后便是自我安慰一番“听说疼媳妇的门风能遗传”,说完,妯娌几个便笑了。儿媳妇们对婆婆的这点羡慕嫉妒,因为婆婆不可见的丑又多了几许真心诚意

  爹常说:“可不敢死在你娘前面,不能撇下你娘一个人啊。”每听到这话,娘便急得直比划,呜噜呜噜冒出一串,爹说:“你娘说还是她后死吧,留我,我不会做饭。”于是,一屋子的人都沉默了,过了半天不知哪个儿子说:“好好的说这个干嘛,不能都好好活着吗?”

  可是,这世上哪有事事都遂人心愿的呢,这不,一直没病没灾的娘忽然就倒下了。

  爹也顾不得儿媳妇们在场了,摩挲着娘的手说:“彩霞啊,这辈子跟你没过够啊,下辈子我还娶你。”

  原来娘有这么好听的名字。

  “下辈子再也不嫁你了。”儿子们以为自己听错了,那句话清清楚楚地又钻进了耳朵——“下辈子再也不嫁你了。”

  儿子们惊住了,儿媳妇们也惊住了。

  原来娘会说话。

  爹说:“你娘记我的仇呢。”

  原来,娘年轻的时候俊着呢,是宣传队里演李铁梅的,爹是拉胡琴的,两个人好上了,结了婚,三个儿子挨着肩地出生。小日子过得正起劲的时候,爹却染上了赌博的恶习,输光了本就薄的家底后,又输掉了粮食和过冬的柴火。娘劝也劝不住,只好舍着脸东借西借,挨到了开春。一化冻,娘就上山捡柴掏田鼠洞挖野菜,那天走得远了,快到山顶时,惊动了冬眠刚醒正饿着的熊瞎子,熊瞎子一巴掌过来,娘就晕死过去了,幸亏有个过路的猎人放了一枪,惊跑了熊瞎子,娘才捡回了一条命。从赌桌上被人叫回家的爹看见血人一样的娘之后,腿一软就坐在了地上。娘活了过来,却没了半张脸。爹从此收了心,踏踏实实地过起了日子。

  那年,老大五岁,老二三岁,老三不满周岁。

  娘走了不到百天,爹也走了。

  爹说:“你娘在那头害怕呢。”

评价:

[匿名评论]登录注册

【读者发表的读后感】

查看经典短篇:丑娘的全部评论>>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