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冠-经典好文章在线阅读:有关幽微的美句摘抄

当前的位置:蓝冠 > 蓝冠在线 > 经典语录 >

有关幽微的美句摘抄

2020-10-16 01:54:03 来源:蓝冠 阅读:载入中…

有关幽微的美句摘抄

  ●这就是生。这所有时间蔓延,幽微瞬间,带来的光亮,使我们有耐心在落寞的世间继续行走。所有的人都清楚,一旦离开这光亮,开始湾河,走到对岸,吞噬我们的将只是沉寂黑暗。没有归途。因为它就是归宿。 ----安妮宝贝《清醒纪》

  ●门外汉者,只在门外,不登堂入室。事实上太多地方,亦不得进入,如诸多你一次又一次经过的人家,那些数不尽的世代过着深刻日子的人家。你只能在门外张望,观其门窗造型、格子线条,赏其墙泥斑驳及墙头松枝斜倚、柿果低垂之迎人可喜,轻踩在他们洒了水的门前石板,甚至窥一眼那最引你无尽向往却永远只得一瞥的门缝后那日本建筑中最教人赞赏、最幽微迷人的玄关 ----舒国治《门外汉的京都》

  ●哲学生涯原是梦,醒后若有所思者,此身已非哲学家,尚剩一份幽微的体香,如兰似檀,理念之余馨,一种良性的活该。 ----木心《素履之往》

  ●感性需索更多的交融和消灭,理性却时时跳出来进行检视和过滤。成人恋情崎岖幽微,需要力气。生活中若缺少幻术、欺瞒、假相、隐藏,只能拿出更为黑暗和强大的勇气,赤足踩上剃刀边缘行走。 ----安妮宝贝《春宴》

  ●少年时的写作,更像是一种蒙克式的,带着两只黑邃的眼眶,双手捧起头颅的呐喊。因为孤独,只想发出声音,尖利而响亮的声音。可是它们只是零散的音符,力量幽微。后来渐渐才知道,回声和共振的重要。是它们把音符连缀起来,绵延下去,成为一首乐曲。我们只是记得呐喊的姿态,很快便忘记了它迸发出的音符,可是我们会长久地记住一首乐曲。因为它有了旋律,成为生命。于是我终于明白,一个群体的重要。我需要你们,和我一起披着青春上路,茁壮地呼吸,用力博取时间。我需要你们,与我一同被写入一支乐曲。 ----张悦然《鲤·孤独》

  ●科学的任务,就是要穷探宇宙、社会和人生的一切幽微奥妙。 ----严北溟

  ●不能以理性分析和解决的存在,就让他以幽微难言的方式存活。 ----安妮宝贝《眠空》

  ●早没了自己的斜月三星洞,也早没了自己的幽微灵秀地。自始至终,我都是一阵风。来也如风,离又如风。能将我记在心坎上的又有几人?也罢,奢望而已!我谁都不怨,怨只怨自己从一开始就下错了棋。

  ●幽微灵秀地,无可奈何天。 ----曹雪芹《红楼梦》

  ●我用几笔瘦墨,在宣纸上写“择一日”。 这三个字,素朴幽微,是空谷幽兰,清烟长空,说不尽的况味美意,如凌风披月,泉声应谷。喧嚣世间,与自己静处一日,剪掉纷扰,剪掉奔波,剪一幅树影瘦马的人生。或去离唐朝不远的春天,去离宋词很近的秋天,去野花深处,去诗人住过的小木屋,清风明月,清远净美。 ----白音格力《禅房花木深》

  ●拳拳心意,眷眷怀顾,任月映帘动,纤指间素窑古碗,盛满佳约,一派清幽自喜。他不来,自有明月照屋,添一念细香;梨花落,自有白衣胜雪,清心不减故人。
得此心境,简朴,幽微,向月抚琴,低眉自喜,总比攒眉间,泠泠音深,更懂闲月有情。 ----白音格力《明月容颜是故人》

  ●行走时有日光倾城,寂静处有僧敲月下门,随意间有莲风唱晚。我是乐于过这样的幽微生活,依一座山,能听禅音过耳,鱼雁尺素;浮于一片水,能见青盖亭亭,画船载酒。 ----白音格力《无事此静坐》

  ●往事如临水照花,不过虚影。
我淡淡的笑起来,停下脚步。
小巷将近,尽头,一处小酒馆杏帘在望,烛火微弱却温暖,淡黄的光芒里,撑着纸伞的男子,目光深远而专注,独立于细雨中。
清雅似竹,洁净如长天之水。
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这一刻心情幽微,这一刻神情静朗。
我知道,他在等我。
与小巷的尽头。 ----天下归元《燕倾天下》

  ●想念你大丽花般明艳的笑脸,在刺眼的思念边缘,我发一声幽微的叹息,就有了满天星般迷惘的香气

  ●“望江楼”,多么痴情的名字!缥缈的玉人丽影,独倚危栏,望破了几度花好月又圆,望断了多少秋水共长天,望穿了几重云雨几重烟。天之涯,水之湄,苍苍蒹葭,烟紫荻花,征鸿过尽,万千心事终幻化,无奈,天际认扁舟吧,一叶,两叶,三叶。每一叶小舟,载着满满的欢喜,波光粼粼中映入眼眸,待到桨橹声近,细细辨认,那哗哗的水声,伴随着一声幽微的叹息,随风逝去。

青山依旧,夕阳几度,相思渡口,望江楼头,谁的痴痴碎念,凌乱了一阕残章的韵脚?长河落日,沉没了谁半生的等待?烟波江上,温柔的夕照与悠悠的流水,尚可享受片刻的缱绻,这暖意,虽短暂,也足以抵御漫漫的寒夜了。而人呢?恰似天上月,一夕如环,夕夕都成玦。

白苹洲,葬闲愁,谁怜红颜换白首?谁负三生盟 ----烟锁秦楼

  ●伏线另一端,你揣着往事幽微出没,仿佛散尽往生的焰火。我还能再说一句:梓元,时候到了,我们该回去了。 ----星零《帝皇书》

  ●那一年。陌上听歌。弦歌雅意。
谁的非卿不与情,谁的非君不嫁心
如此幽微,这般激越。
复一年。桃花依旧
忍把思念换了低吟浅唱在唇齿之间。
相见亦无事,别来常思君。
再一年。等待,过尽千帆皆不是。
寂寥,雨打窗台湿绫绡。
哒哒的马蹄是过客停车借问,不是归人
为君消得人憔悴。
而今。静启明窗,对镜梳妆。
明眸皓齿,红颜霓裳。暗香盈袖,欢喜无声。
人间四月芳菲尽,落花时节又逢君

  ●「我身边的人有如流萤般悄然逝去,除了自己,我再无人可画???」廿世纪最具代表性的画家之一,野兽派巨匠弗朗西斯?培根(1909~1992),在七十年代眼见周遭亲友一一消逝,只得在自画像中显现其内心的幽微与痛苦。
若说孤寂是艺术家的影子兼知已,这又是一个令人不舍的实例。

  ●纵然花朵终歇芳时,生命却因期待而在幽微的时光中有不朽的光华

  ●嘲笑谁恃美扬威 没了心如何相配
盘铃声清脆 帷幕间灯火幽微
我和你 最天生一对
没了你才算原罪 没了心才好相配
你褴褛我彩绘 并肩行过山与水
你憔悴 我替你明媚
是你吻开笔墨 染我眼角珠泪
演离合相遇悲喜为谁
他们迂回误会 我却只由你支配
问世间哪有更完美
兰花指捻红尘似水
三尺红台 万事入歌吹
唱别久悲不成悲 十分红处竟成灰
愿谁记得谁 最好的年岁
你一牵我舞如飞 你一引我懂进退
苦乐都跟随 举手投足不违背
将谦卑 温柔成绝对
你错我不肯对 你懵懂我蒙昧
心火怎甘心扬汤止沸
你枯我不曾萎 你倦我也不敢累
用什么暖你一千岁
风雪依稀秋白发尾
灯火 ----银临 Aki阿杰《牵丝戏》

  ●初来山里那一年,我口袋里随时插着一本植物图鉴,早晚出门,小径上清寂无人,时而山风与急浪迅急扫起,远近的山树一起发着哮喘,此起彼应相连。我站在环风处,一头鬼发胀满野风,多狂嚣的群峰爆豁,寂静里循着草木图志,看山风褶绉的气流,从这头荡到那头。我喜欢这样,深居幽径,在山野里走着,有时就在紫花藿香蓟和咸丰草掩没的小径上,龙眼树梢传来捣木声,夺夺夺夺,一味空旷。是五色鸟在空山里幽幽的鸣祷,式微了的商籁体,通常是在午后空山响起,一草一木一灵魂,光色幽微,所有的一切都在渐渐消暗之中。 ----凌拂《台湾草木记》

  ●愿下辈子得清白之身,遇你路旁
我风度翩翩,朗朗之心
你眉目有情,含羞幽微
不求三生良缘,只求一世真心
你不死不休,我逆来顺受 ----日尧

  ●孩子,你真的不怀疑吗?
不怀疑你所看见的现实之下,可能有更深一层的真实?
你真的不好奇吗?
不好奇这个世界也许还有其他面向?
孩子,你真的听不见吗?
听不见你内心有一个幽微却坚定的声音,喃喃说著关于觉醒的愿望? ----扎西拉姆·多多《当你途经我的盛放》

  ●我只知这藏书万卷,不及你那清秀样貌。
我只知这佛生千相,不及你那嫣然一笑。
我只知这诵经钟声,不及你那琵琶轻挑。
我只知这禁严戒律,不及你那凌波舞妙。
我只知这寺庙庄穆,不及与你四海逍遥。
我只知这清溪蜿蜒,不及与你水远山高。
我只知这林间缥缈,不及与你人间热闹。
我只知这青山沉寂,不及与你红尘喧嚣。
我只知这流年荒度,不及与你岁月静好。
我只知这古佛相伴,不及与你梦里偕老。
我已知这红烛幽微,只能许你寒灯相照。
我已知这石阶荒芜,只能许你长亭泪抛。
我已知这木叶萧萧,只能许你背影杳杳。
我已知这深门紧闭,只能许你相思忘掉。

  ●那一年,
陌上听歌,弦歌雅意。
谁的 非卿不娶 情,
谁的 非君不嫁 心。
如此幽微,这般激越。

复一年,
桃花依旧,闲笑春风。
忍把思念换了低吟浅唱 在唇齿之间,
忍把相思沁在抽指挥袖 于烟花之瞬。
相见亦无事,
别来常思君。

再一年,
等待,
过尽千帆皆不是。
寂寥,
雨打窗台湿绫绡。
哒哒的马踏,
是过客停车借鉴。
不是归人。

千几百回魂梦中,
为君消得人憔悴。

  ●品味能令人人格高尚,可以高下出众,可以调远近,能细入幽微,可以指定江山;品味令人称羡,可以学,却难以模仿。 ----李曙韵《茶味的初相》

  ●那些散落在宇宙的发着幽微光的语言啊,哲理的奥妙,历史的厚重,乡间的自然淳朴,大都会的浮华。无意有意间透出妙趣横溢的言语。

  ●童年,成长经历,家庭背景,社会关系,创伤……
我们不断追溯与求索犯罪者的动机,探寻其中最幽微的喜怒哀乐,不是为了设身处地地同情、乃至于原谅他们,不是为了给罪行以开脱的理由,不是为了跪服于所谓人性的复杂,不是为了反思社会矛盾,更不是为了把自己也异化成怪物——
我们只是在给自己、给仍然对这个世界抱有期望的人——寻找一个公正的交待而已。 ----priest《默读》

  ●溯岁月的河流,明白了每一种转折的幽微,不管是随遇而安,或是逆流而上,只要能从容自在,便是人间好时节。 ----张曼娟

  ●木窗外夜雨潺潺,幽微的白炽灯光打出一扇黄的暖的光影,兀自生长的海棠花静静地美丽着,记忆中的你还是如这片花那么美,只是雨有停的时候,在雨水中浸泡的蓝色思念已经开始发酵。

评价:

[匿名评论]登录注册

评论加载中……